悲壮的西路军


                 悲壮的西路军

                 ---揩干净身上的血迹,掩埋好战友的尸体,他们又继续战斗了


                             作者   北京新四军研究会二师分会   王燕燕

长征时期红军西路军的西征,应该是那波澜壮阔的革命历史画卷中极为悲壮和惨烈的一页。河西走廊绵延两千里,它的荒漠、雪山、草原、戈壁里深藏着一段距我们今天只有70年,却异常悲壮和惨烈的历史,埋葬着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成千上万将士的忠骨——西路军二万一千八百人在河西走廊几乎全军覆没。如今,那些被岁月尘封的往事,又一次清晰地展现在了我们的眼前…….. 1936年的10月,由红四方面军的21800余人组成的西路军经河西走廊向新疆前进,最终因寡不敌众而兵败。战死者7000多人,被俘12000多人(被俘后惨遭杀害者6000多人),除了流落西北各地的,仅余400多人溃至新疆。


                        那是些不能忘却的悲壮与辉煌

高台战役是西路军史上一次惨烈的战役,董振堂率领着的二千多名红军战士,被数倍于红军的马家军包围。由于没有带电台,与西路军总部联系不上,加上缺少弹药,红五军战士虽英勇奋战,打退了敌人一次次的进攻,终因寡不敌众,全军覆没。那是1937年的元旦,红五军军长董振堂率将士攻克高台城,尾随而至的马步芳部队,纠集六倍于红军的兵力围攻高台城。红五军指战员浴血奋战87夜,除零星人员突围外,董振堂等3800多人全部壮烈牺牲。这还只是红五军的情况。


在河西走廊整整5个月的艰难岁月中,西路军孤军奋战,伏尸盈雪。时任红西路军30军代军长的程世才将军在回忆录中是这样写的:“战斗激烈到顶点,双方都是用刀砍来砍去。我军与敌交锋时完全用大刀和手榴弹及刺刀硬拼,步枪只起掩护作用,战场上杀声如雷,枪炮声喊杀声震天动地。这个时候,我军困难到了极点,无饭吃、无水喝,周围打的快成废墟,也无房舍可住了。敌人兵力多,可以调换使用,得到休息,我方则老是那几个人与敌死打,最感疲劳,战士们作战时也想睡觉,打得伙夫、马夫都上了战场。……”
由于兵力的悬殊和子弹匮乏,步枪几乎失去作用,战士们的步枪都架在了一边。疲惫、饥饿至极的战士们手里握着大刀、长矛、木棍,与装备精良、手持锋利的军刀、养精蓄锐的马步芳骑兵旅拼死博杀。终因寡不敌众,惨遭失败,全军覆没。


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纪念馆的几幅油画再现了西路军浴血奋战的场面:有紧抱敌人跳下城墙同归于尽的,有弹药耗尽后用石头砸的……高台失守后,马步芳匪军以极其野蛮的手段残害我军被俘人员。他们将所有被俘的红军押到西城门外的广场上,有的用大刀砍,有的用刺刀捅,全部杀害,场面惨不忍睹。事后还不准群众收尸,暴尸一周示众。


因为怀念那些壮烈牺牲的战友,徐向前元帅与李先念付总理的部分骨灰,洒在了祁连山脉,河西走廊。李先念在去世前留下的遗言是这么说的:“将来我的后事要节俭,一切按中央规定办。我只有一个请求,把我的骨灰洒到我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大别山、大巴山、祁连山。那里是我成千上万的战友流血牺牲的地方,我舍不得牺牲了的战友,我要和他们在一起。”

                  

                        揩干净身上的血迹,掩埋好战友的尸体,他们又继续战斗了!

一位父亲曾经历过西路军西征战斗的朋友讲到,他父亲当时被子弹穿脖颈而过但是幸好没有致命。当他苏醒过来后,掩埋了身边牺牲的战友,柱着个树棍,一路讨饭挣扎着到达的陕北。类似的情况很多,他们的父辈应该都是当年与马步芳的骑兵旅经过激烈厮杀后的幸存者。据史料记载,克服了各种难以想象的困难,陆续回到陕北延安的,有4500多人。在现实是那么的艰难困苦和残酷,革命陷于低潮,几乎看不到光明前景的情况下,他们没有选择逃跑、不干了,而是揩干净身上的血迹,掩埋好战友的尸体,又继续去战斗了。相信如果没有非常坚定的革命信念,恐怕很难做到。


 


网友评论:

发布评论:

评论最多输入2000个html字符 您还能输入0个html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