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父亲朱云谦在皖东的战斗足迹

   

 探寻父亲朱云谦在皖东的战斗足迹


 作者:  二师分会   朱云谦之子 朱秋野



                                             


   朱云谦同志,一九一九年二月生于江西省莲花县,一九三一年五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一九三二年八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一九三五年十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坚持了湘赣边区艰苦卓绝的三年游击战争。

    抗日战争时期,朱云谦先后历任新四军军部特务营教导员,江北游击纵队政治处副主任,新四军五支队政治部组织科长,津浦路东联防司令部独立第一团政治委员,五支队十五团政委,盱嘉县委书记、盱嘉支队司令员兼政委,淮南军区津浦路东军分区司令员。

    解放战争时期,朱云谦历任新四军淮南军区副参谋长兼路东军分区司令员,新四军新二师副参谋长,苏中军区第二军分区司令员,华东野战军第十一纵队三十一旅副旅长、旅长,第三野战军二十九军八十五师师长兼政委。

    新中国成立后,朱云谦历任第三野战军二十八军参谋长,空军伞兵师师长,广州军区空军副司令员,空军学院副院长、院党委副书记。广州军区空军政委,解放军总政治部副主任。

    2017423下午,我随新四军研究会二师分会战地寻访团从定远县驱车奔赴来安县,来到来安城战斗旧址,寻找父辈血与火的战斗足迹,当我看到“来安城战斗遗址”纪念碑时,思绪万千。父亲朱云谦生前常常说起当年新四军在皖东地区的战斗情景。
 


                                                        来安城战斗遗址

 
 

                                           当年突击队就是从这里潜入来安城

 
 

                               来安县委党史研究室主任吴朝元介绍当年新四军战斗事迹


      注:抗日战争期间的皖东特指皖东抗日根据地,是淮南抗日根据地的前身,包括淮河以南、长江以北、淮南铁路以东、运河以西的安徽东部(含江苏一部)地区。抗战时期,它是华中新四军向西防御、向东进攻的重要战略地区之一。

 
     19397月,根据新四军江北指挥部指示,在定远县藕塘镇安子集以新四军四支队八团团部为基础组成第五支队的司、政、后机关,罗炳辉任司令员。以四支队八团、挺进团、第三游击纵队分别改编为五支队第八团、第十团、第十五团。第五支队组建后的任务是开辟以来安县半塔集为中心的皖东津浦路东抗日游击根据地。五支队组建后,朱云谦调任五支队政治部组织科长。

    8月底,罗炳辉率支队机关、八团、十五团向皖东挺进,经过几天的艰苦行军,穿过日、伪军严密控制的封锁线——津浦铁路,到达津浦路东半塔集(现安徽来安县半塔镇),不久,十团也到达路东。五支队深入此地后,派出大批干部和战地服务团人员组成民运队深入到乡村、集镇,积极发动群众,宣传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建立游击队,壮大抗日武装力量。

    五支队在皖东的抗日活动引起了日军的恐惧。驻滁县(现今为滁州市)日军奉命向来安一带新四军大举扫荡,企图消灭立足未稳的五支队。罗司令员获悉情报后决心打一仗,扩大新四军影响,鼓舞路东军民的抗战士气。

    19399月初的一天,日军从滁县、张八岭出动,向来安进犯。罗炳辉亲率五支队机关和八团、十团冒着细雨,一路急行军到达来安城南的梁庄。这里是滁县和张八岭两地至来安的必经之路,公路在这里有一段山凹,是设伏的好地方,部队进入阵地待命。下午,从张八岭出动的日军一个大队、伪军两个大队共约七、八百人向来安进犯。当日伪军进入伏击圈后,即刻陷入五支队严密的火力网中。日伪军被这猝不及防的拦腰一击,打晕了头,丢下一路尸体,仓皇夺路窜进了来安县城。罗炳辉决定不让日军有喘气的机会,令部队乘黑夜袭击来安城。夜幕降临后,部队派出便衣侦察排,半夜时分潜入来安城,在日军、伪军驻地中间分别袭击一阵后即刻撤出。日军、伪军在睡梦惊醒,惊魂未定竟互相打起来。

    天亮时分,日伪军才发现自家人打自家人。精彩的狗打架刚刚止息,罗炳辉司令员派警卫员传令朱云谦到指挥所接受任务。朱云谦接令后立即赶到指挥所。

    朱云谦喊一声:“报告!”

    罗司令员转过身,说:“来来,给你一个特殊任务,带上一个连,去把来安县长张北非找回来。根据情况判断,进犯来安之敌可能要逃跑,来安城今天可能拿下来,这县长还由他来干。”

    当时,来安县城还是国民党控制着,鉴于统一战线关系,罗炳辉在得知日军进攻来安的消息后,向来安县国民党政府作了通报,谁知日军还未到,县长张北非就带着县警备大队弃城逃跑了。罗司令考虑到打下来安县城后,建立民主政权的条件还不具备。同时,从群众中了解到,张北非还比较开明,民怨不大,团结他,能影响一大片。所以,传令朱云谦将张北非找回来。

    朱云谦一听是这任务,刚来时的兴头减了一半。

    看着朱云谦满脸的疑惑,罗司令员笑着说:“这任务没有打冲锋痛快,是吧?搞统一战线嘛,要敢打,还得会拉。来安是新区,我们建立政权的条件现在还不成熟。张北非这个人,民愤不大,团结他一个,能影响一大片,找回来,先干着。如果他能搞团结,我们欢迎。如果搞摩擦,不怕,他反正是我们网里的鱼。”听了罗司令的这番话,朱云谦领会了司令员的意图,“保证完成任务”转身出门,立刻带上—个连队,顺着张北非逃跑的方向追去。朱云谦率部一直追赶到来安城北30多里处的屯仓,在当地一个大户人家家里找到了这位国民党县太爷。朱云谦见到这位惊魂未定的县太爷说:“张县长,我奉罗炳辉司令员的命令,前来接你回县城。”县太爷见朱云谦说的很有诚意,惊魂不定的神情安定了一些。当天下午,朱云谦带着张北非和他的残部赶回来安,此时来安城已被新四军攻占。罗司令向张北非讲述了抗战形势,中国共产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进一步感动和教育了张北非。罗司令告诉他,晚上要开一个群众大会,要他主持这个群众大会。罗炳辉司令员对张北非的宽容和大度,在淮南中、上层人土中产生了很大影响。初战来安,日伪胆寒,罗炳辉和五支队威名大振。

    罗炳辉率五支队撤离来安城后,日军对攻击新四军五支队失利不甘心,一直伺机报复。1120,驻滁县的日伪军400多人再次占领来安城,另派出800多日伪军在离来安城几公里的八石山埋伏,企图伏击五支队。罗炳辉得到情报后,决定将计就计,五支队的一部夜袭来安城,另一部阻击日伪军增援部队。

    22日深夜,五支队八团向来安城发起攻击,很快攻入城内,直扑日军的驻地。敌守军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匆忙应战,在新四军的猛烈攻击下,守城日军已无还手之力,眼看援军迟迟不到,唯恐退路被断,慌乱中守城日军弃城而逃。

    埋伏在八石山的日军听到来安城的枪炮声,立即向来安城进发企图增援,可没走多远即受到五支队十团的伏击,夜幕中日伪军寸步难行,慌乱中自顾不暇,谈何增援来安城守敌,只能退回滁县,新四军第五支队二战来安城获胜。

    收复来安城后,罗司令率部进城。来安县城不大,只有一条很窄的主街道,部队行进在街道上,罗司令走在队伍的中间,,整齐的步伐击打着地面,发出有力的声音。周边的群众都被吸引过来,肃立于街道两旁,像观看一个入城仪式。

    23日,五支队决定在来安城召开庆祝胜利大会,朱云谦组织部队协助战地服务团立即投入到准备工作中。新四军要召开祝捷大会的消息迅速传遍全城,来安人民有幸亲眼见到新四军两次收复了来安城,看到了新四军的威武和文明。人群不断拥进会场,罗司令在庆祝会上讲了话,战地服务团的演出赢得了群众的阵阵喝彩声。

    19403月初,消极抗日的国民党顽固派决定对活动在津浦路两侧的新四军第四、五支队进行夹攻。国民党安徽省主席李品仙,调集桂军在津浦路西围攻活动在定远县一带的新四军江北指挥部和第四支队,就在新四军四支队与李品仙部激战正酣之际,国民党江苏省主席韩德勤调集兵力,围攻津浦路东来安县半塔集的第五支队。面对李、韩两顽军的东西夹击,中原局和江北指挥部决定集中主力于津浦路西,先反击津浦路西的李品仙部,再挥戈向东,击破韩德勤部进攻。37罗炳辉率第五支队主力驰援路西,配合路西的四支队打击桂顽军。路西的反顽战斗在各路新四军的密切配合下,取得了很大的胜利。。韩德勤的部队乘路东空虚之机,立即发起了对五支队指挥机关所在地半塔集为重点的全面进攻,调动兵力达万余人。而此时新四军第五支队在半塔的留守部队只有教导大队约500人,在半塔集周边的部队和游击队总兵力约3000人,敌我兵力悬殊很大,半塔集十分危急。留守半塔的部队与顽军进行了激烈的战斗,固守待援。

    这时,路西的反顽战斗已经取得胜利,新四军第四、第五支队主力和苏皖支队星夜兼程,挥师路东,增援半塔。29日,新四军分4路向顽军发起全线反击,韩德勤部在新四军的有力打击下,溃逃到三河。至此,半塔保卫战胜利结束。半塔保卫战的胜利,为创建和发展壮大淮南抗日民主根据地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这次战斗,我军以少胜多,以弱胜强,创造了在遭遇敌军优势兵力围攻下固守待援,打守备战的经验。陈毅同志说:半塔保卫战是固守待援的范例”。朱云谦跟随罗炳辉司令员支援路西,驰援路东半塔集,对此次战斗留下了极深印象,几十年后,他还记得当时有一首《半塔守备战歌》,歌中唱道:

    “三月二十一

      顽固分子进攻半塔集,

      用机枪、大炮、炸弹向我袭击……

      路东军民快起来,

      大反击。”

     19404月,刘少奇率中共中央中原局和新四军江北指挥部机关由津浦路西移至路东半塔集附近的大田郢, 领导皖东地区抗日民主政权建设和创建华中根据地的斗争。津浦路东的党、政、军机构也普遍建立,在此期间组建了津浦路东联防司令部,同时抽调部分主力部队充实地方武装力量。联防司令部以第五支队特务营、第十五团、部分地方武装为基础组建了4个独立团,其中以十五团三营为基础组建了独立第一团,朱云谦调任政治委员,团长漆德庆,部队主要活动在来安地区。

     19405月的一天,驻滁县的日伪军纠集1000余人第三次进犯来安,来安县城再次沦陷,日军在来安县建立日伪政权。29日凌晨,罗炳辉指挥五支队主力夜袭来安县城,漆德庆团长和朱云谦率独立一团配合五支队主力作战。一张铁网在深深的夜色中悄悄地向来安城撒开。部队乘着月色,从西、北、南3个方向向来安运动。天快亮时,攻城战斗打响。在五支队的猛烈攻击下,来安县城很快被攻破。敌守军退入城区几个坚固据点固守,由于没有火炮,一时难以拿下。眼看天快亮了,战士们急中生智,在炸药包里塞进硫磺,再将炸药包外面用破布、稻草捆扎,然后浇上煤油,投入敌阵后爆炸燃烧。这种火攻的办法很奏效,就这样,固守的日伪军随着一阵爆炸声和燃烧起的大火而被消灭。后来,这次打来安城被史学家们称谓:火烧来安城

    皖东抗日根据地的建立,引起了日、伪军的极大恐慌和仇恨。从19408月下旬开始,日、伪军纠集了万余兵力,企图摧毁津浦路东抗日根据地,以保障南京及津浦铁路运输线的安全。94日,日、伪军从来安、天长、六合、高邮、明光、五河、张八岭等据点出动“扫荡”津浦路东根据地。当时,津浦路东新四军部队有四支队第七、第十四团,第五支队第八团以及津浦路东的4个独立团共7个团的兵力进行反“扫荡”作战。独立一团在团长漆德庆、政委朱云谦的带领下,在来安以东地区以袭击、伏击战术与敌周旋,疲惫敌军,寻机打击日、伪军。911,六合县的日、伪军700余人从竹镇出发向张山集进犯,在龙山被独立一团击溃,歼其一部。在新四军不断袭扰和打击下,日伪军疲惫不堪,连续受挫,被迫提前结束“扫荡”。新四军在路东取得反“扫荡”斗争的胜利。

    路东军民对日作战的节节胜利,使路东地区8个县的人民政权相继建立和巩固起来。五支队在路东地区扎下了根,初步打开了路东地区的抗战局面,开辟和形成了来安县半塔集为中心的津浦路东抗日游击根据地。此时,新四军第四支队开辟了以定远县藕塘集为中心的津浦路西抗日游击根据地。新四军在津浦铁路东、西两侧形成两块敌后抗日游击根据地。至此,淮南根据地初步建立起来了。这是华中地区的第一块抗日根据地。


 


网友评论:

发布评论:

评论最多输入2000个html字符 您还能输入0个html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