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永不磨灭的深情怀念——怀念我们亲爱的父亲李教清和母亲杨东勤。

     

              为了永不磨灭的深情怀念


                                    ----写在金婚五十载风雨情前面的话


今年的八月份很不平常,既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九十周年大庆之时,又是我们敬爱的父亲---新四军老战士李教清诞辰100周年的难得纪念月份。此时此刻我们兄弟六人常常心潮难平,更加怀念同为新四军老战士的父母---我们亲爱的父亲李教清和母亲杨东勤。

                                    

                                               我们亲爱的父亲李教清和母亲杨东勤

 
     今年8月21日,是我们敬爱的父亲、新四军老战士李教清诞辰100周年纪念日。父亲李教清是安徽省定远县西卅店,在国难当头家乡沦陷之际,他于19385月满怀爱国热情走上了抗日救亡的革命道路。同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安徽动员委员会(中共)干部补习班区队长、工作团团长、中共定远凤阳中心县委常委宣传部长、抗日游击队长等职。1939年冬按照新四军四支队领导指示,以县抗日游击队队长身份,在很短的时间里组织起八十余人、且拥有长短枪六十余支的革命武装,上级命名为定远游击队19403月他按照上级要求亲率这支队伍编入新四军四支队十四团。历任连政治指导员、团民运股长、政治教导员、旅总务科长及新四军二师政治部科长等职。在抗战极其艰难困苦的岁月里,在与日伪军的作战中英勇顽强、临危不惧;在宣传群众武装群众筹粮筹款发展生产等工作中不畏艰险、不怕牺牲、艰苦奋斗;为粉碎日、伪顽军的扫荡和进攻,为淮南新四军二师部队的建设尤其是部队后勤建设,为巩固和发展皖东、淮南抗日根据地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解放战争时期,他历任纵队政治部秘书、师政治部民运科长、后勤科长、师后勤部政治委员、二十三军直工部副部长及民运部长等职。参加了鲁南转移、开封战役、孟良崮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等战役战斗,他勇敢坚毅,机智果断,出生入死,南征北战,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作出了突出贡献。

                                              

 新中国成立后,他历任华东军区和南京军区干部部科长、南京市兵役局副局长、南京军分区政治部主任、南京军区政治部离休办公室副主任、南京军区政治部干部部副部长、南京军区军政干校常务副校长等职。他继续保持和发扬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奋发学习、努力工作,深入实际一丝不苟地为军区部队干部队伍建设做出了自己的贡献。离休后他仍然关心党的事业和军队建设,多次在部队内外做革命传统报告,积极撰写党史资料多篇,多次受到上级表彰并被授予“优秀共产党员”光荣称号。


              

 我们亲爱的爸爸妈妈,前不久当我们怀念您们在干休所家中翻看老影集时,偶然发现了这张爸爸抗战时期拍的小照片和照片背面爸爸的题字“东琴: 留念 教清”。看着这张老照片和爸爸的亲笔题字我们真是百感交集。我们回想起爸爸妈妈曾经指着照片告诉我们,这是爸爸在抗日战争中与妈妈意外失散四年团聚后,于1945年特意送给妈妈做纪念的。这件特殊的纪念照片虽小,可它蕴含着爸爸妈妈这对革命夫妻在战争年代艰难困苦中的感人故事和并肩战斗结成的深情厚谊,这对我们后代来说真是具有特殊意义的珍贵传世纪念品!


                          

我们敬爱的父亲李教清和母亲杨东勤---是您们给了我们生命,带我们来到这个多姿多彩的世界;是您们精心抚育,让我们从小就沐浴着党和人民军队的甘霖成长,在我们心中浇铸上红色的鲜艳基因;是您们责无旁贷地担当起我们的启老师,用自己的一言一行言传身教,让我们学会如何做人做事、如何担当起社会责任;是您们在我们人生努力的征程中不断给予鼓励和鞭策,为我们的小小进步点赞,使我们能够在事业上不断长进并取得可喜的成果;是您们经常告诫我们要牢记党恩一心为民,始终对党忠诚不忘初心、、、。我们可亲可敬的爸爸妈妈---儿子们明白,您们的关爱如山恩情如水,无私给予我们的太多太多,而我们感恩回报给您们的又太少太少。您们对儿女的伟大奉献是从不图回报的,只图儿女能自立自强为国为民服务也为您们增光!

我们亲爱的爸爸妈妈,在儿子们的记忆中,至今仍然清晰地保留着您们多年前教育我们时的场景。据老大中平回忆,1965年他高考前报志愿时,是在爸爸一再鼓励下才鼓起勇气报考了哈军工。当中平收到哈军工录取通知书全家正高兴庆贺时,爸爸当即召开了一个家庭会议,爸爸首先宣布咱们家几代人今天终于培养出了大学生,这是可喜可贺的大喜事!弟弟们要向大哥学习。随后爸爸妈妈讲话中即鼓励中平到哈军工要好好学习,学成后要学以致用报效祖国;也教育我们在学习上要象大哥那样刻苦钻研不断上进,同时要加强德智体全面锻炼发展等等。这件事对我们孩子们触动很大,对我们今后思想上事业上的发展起到了很正能量和积极的促进作用。

老二鲁东回忆说,他在196410月十五岁半就应征入伍,来到海军北海舰队当了一名地对海导弹大队的通讯兵。部队驻扎在海岛上生活训练都比较苦,鲁东起初很不适应。是父亲在百忙中常写信来鼓励他要在部队好好锻炼自己,尽快闯过吃苦关成长为一名合格的解放军战士。父亲还先后两次专门写信给鲁东所在分队领导,请他们对儿子严格要求,不要顾忌父亲是哪一级首长,正因为是老战士后代更应该对他高标准严要求。分队领导对父亲的每次来信都十分重视,每次都在分队大会上向全体指战员宣读,这样不但使鲁东受到深刻教育也使全体指战员受到部队的光荣传统教育。

据老六小苏回忆,他在家排行最小,1969年底入伍时年仅十四岁也创造了全家当兵年龄最小的记录。记得入伍前夜母亲还流着泪对父亲说:“孩子太小真舍不得啊!”父亲说现在国家在紧张战备,我们送儿参军是响应国家号召支持军队建设。父亲语重心长地对小苏说:“你很快就要成为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了,临行前爸爸嘱咐三点你要谨记做到,第一要艰苦朴素,第二要和同志们搞好团结互助,第三要服从命令听指挥。” 小苏之后在部队一直把这三条铭记在心并落实在行动上。另外老三沪宁、老四捍东和老五建华共同回忆起,爸爸妈妈在家一直常年保持着劳动人民本色,经常起早睡晚不辞辛劳地为我们六兄弟忙这忙那,还把家中房前屋后开辟成菜地,教育我们加强劳动观念都要动手帮忙。从我们记事起,当早晨起床或放学回家我们看到爸爸妈妈在菜地忙碌得汗水湿衣时,您们还给我们讲“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的道理。每当我们学着爸爸的样子和您们一起干活时,爸爸总是高兴地鼓励并教我们给玉米、蔬菜等作物除草、捉虫、浇水及施肥技术。当我们高兴的吃着和爸爸妈妈一起劳动得来的鲜美蔬菜时,那心里美美的滋味就别提了。是您们使我们从小就懂得自己是劳动人民的后代不能忘本。

                 

                         全家于1965年春节前夕在南京合影

在这深深怀念您们的日子里,我们特地把您们在金婚五十年之际亲笔撰写的文章加以整理润色,冠以金 婚 五 十 载 风 雨 情为标题发表于此,以表达我们对爸爸妈妈永不磨灭的深情怀念。

亲爱的爸爸妈妈请放心吧!您们的后代一定会永远铭记您们的恩情和教导,永远跟着中国共产党,永远保持劳动人民本色,永远努力为国家为人民多做贡献。

                                            李中平 李鲁东 李沪宁 李捍东 李建华 李小苏 

                                         于二O一七年庆祝建军九十周年前夕 


                                                                

                                                                     李教清同志     (19171995 )

                                     李教清同志革命履历简介

李教清同志安徽省定远县西卅店,在国难当头家乡沦陷之际,于19385月满怀爱国热情走上了抗日救亡的革命道路。同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安徽动员委员会(中共)干部补习班学员、工作团团长、中共定远凤阳中心县委常委宣传部长、抗日游击队长等职。1939年冬按照新四军四支队领导指示,以县抗日游击队队长身份,在很短的时间里组织起两个中队八十余人、且拥有长短枪五十余支的革命武装,上级命名为定远游击队19403月他按照上级要求亲率这支队伍编入新四军四支队十四团。历任连政治指导员、团民运干事、政治教导员、旅总务科长及新四军二师师政治部科长等职。在抗战极其艰难困苦的岁月里,在与日伪军的作战中英勇顽强、临危不惧;在宣传群众武装群众筹粮筹款发展生产等工作中不畏艰险、不怕牺牲、艰苦奋斗;为粉碎日、伪顽军的扫荡和进攻,为淮南新四军二师部队的建设尤其是部队后勤建设,为巩固和发展皖东、淮南抗日根据地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解放战争时期,历任纵队政治部秘书、师政治部民运科长、后勤科长、师后勤部政治委员、二十三军直工部副部长及民运部长等职。参加了鲁南转移、开封战役、孟良崮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等战役战斗,他勇敢坚毅,机智果断,出生入死,南征北战,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作出了突出贡献。

新中国成立后,他历任华东军区和南京军区干部部科长、南京市兵役局副局长、南京军分区政治部主任、南京军区政治部离休办公室副主任、南京军区政治部干部部副部长、南京军区军政干校常务副校长等职。他继续保持和发扬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奋发学习、努力工作,深入实际一丝不苟地为军区部队干部队伍建设做出了自己的贡献。离休后他仍然关心党的事业和军队建设,多次在部队内外做革命传统报告,积极撰写党史资料多篇,多次受到上级表彰并被授予“优秀共产党员”光荣称号。1960年晋升为上校军衔,荣立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三级解放勋章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独立功勋荣誉奖章。

 

                                     

                                           杨东勤同志 (1920.12—2005.10)

                                                                杨东勤同志革命履历简介

杨东勤同志徽省定远县西卅店青山寺人,1940年9月参加革命,光荣入伍在新四军二师十四团任政工队队员。1941年8月由定远县首任县长魏文伯夫人李静一和郑芮两位同志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9月调定远县公安局担任侦查员,被派到淮南铁路沿线做日伪军情报工作,她不畏艰险机智勇敢地完成了任务。1942年担任县二区妇抗联理事长及县妇抗理事。1944年12月调到淮南西分区党训班学习并参加整风及土改工作。1945年初至1946年二月在新四军二师政治部任军实会计。1946年3月至1950年底任二十三军民运部干事。1950年12月至1955年4月任华东军区干部部管理科管理员。1955年5月服从上级安排复员到地方工作,曾担任南京地方国营工厂厂长、书记等职务直至退休。



金                 金 婚 五 十 载 风 雨 情

                                        李教清    杨东勤

                       

                    李教清 杨东勤夫妇和儿子、警卫员于解放初期在南京合影。


                    一、儿时的美好记忆

我们两人的家乡在安徽省定远县西三十里店以北的两个相距很近的村庄,两村相邻鸡鸣狗吠之声相闻,我们又是连亲老亲结亲,在三、五岁上两家老人便为我们订了亲,叫娃娃亲又叫箩窝亲。那时由两位奶奶提亲,由于生在旧社会、旧农村,受种种封建礼教的约束,在很长的一个时期,我们基本没有见面交往的机会,只记得有过一次难得见面简短的对话。

如今回想起来那时我们是有许多次机会可以见见面说几句话的,都因受乡俗的压力及害羞弄的低头而过不敢正视,往往只能看看背景就觉得心满意足了,这些印象记一辈子也难以忘怀。记得在我八、九岁时,有一天从徐家村我外祖父母家回来,经过“远方桥”时东勤和她姐姐正在桥边洗衣服,我们彼此看见了也只当没看见,只是望水而过不敢正视;再一次走这个桥过时远远的看见东勤在地里劳动也是一看而过不敢接近。在教清十三、四岁时到东勤村头大庙上学(私塾)两年,这应该是我们见面说话的好机会了,但仍不得如愿。有一次大庙上唱戏教清跑到戏台上玩耍,东勤和她二姐瞧见也只是说笑两句便走了。还有好几次都是在田间劳作也只能是相互跷望背影;就这样度过了未婚前的十余年。在我们青少年时期的十几年中,东勤是倔强而努力地从帮助家庭劳动到逐步的学会家务活计,不怕苦累的跟随家人一起下地下厨房干活。教清读了十年私塾,还上完了高级小学和三个月的初中。在此期间,教清一有余暇便随家人干农活,村里人说他在学校是学生回家来就是农民,像个小伙计。

我们的青少年时期就是这样度过的,在淳朴的家庭和古朴民风的影响熏陶下,造就了我们诚实善良、忠厚勤劳的思想品格和作风,也成为我们一贯处人处事的基础,在几十年的革命生涯中也证明了这一基础的可贵性。


                                                           二、结婚前后

一九三六年东勤十六岁教清十九岁时,两个家庭便忙着选择日子办喜事了。一切新房嫁妆衣物诸事均由两家分头办理,我们俩什么事也不用去管。教清上小学校,东勤在家做一些家务事。只是想起来或者看到家人为我们晚辈这样那样忙,心里有些热乎乎的,但不免也有点说不出的惧怕。时间过得很快,不觉已到一九三六年农历十月十六日婚期的一天,这一天是我们新婚大喜的日子!一大早就是那时所说的吉时吧,两家都紧张的忙绿起来,眼看就要把东勤用花轿由青山寺村抬到教清家坡塘村了。按照当地风俗,必须从坡塘村发轿时吹着喇叭放着鞭炮起轿,先由新郎坐上一段路的轿后下来这叫“压轿”,才能直奔新娘家。东勤她也照例先饿上两天的饭(为防到婆家大小便出丑),梳妆上轿前免不了和家人大哭一通,再由她五爷背上轿起轿。全村的老老少少、男男女女齐聚广场和沿途热闹非常,大家都争先恐后地来看新娘。前来贺喜祝贺的亲朋好友三、四十桌,特别是我那西三十里店来的四十几位同学闹得最厉害,他们从清晨一直闹到日落,我们真是应付不了。他们闹的花样繁多,象什么“金钩钓鱼”、“穿山打虎”、夫妇齐眉等要求一齐提了出来,我们俩也只能一一照办,就这样纠缠到晚搞得我们疲惫不堪,但是又觉得心情非常舒畅。

我们婚后度过一段较平静的蜜月时光。很快就到了一九三七年,这一年是不寻常的一年,也是我们国家和我们家庭灾难重重的一年,更是促使我们参加革命的一年。先回忆两件给我们家带来难以忘怀重大灾难的祸事:

第一件是一九三七年七月土匪对我村的大抢掠,当时因日本侵略者深入国土,家乡已处于无政府状态,土匪便趁机蜂起。其中以“五条牛戴老五”为首的土匪最为凶恶残暴,就是这股土匪七月中旬打进我们村子,奸淫抢劫无所不为把全村的财物洗劫一空,全村的妇女无一幸免(唯独东勤正好走娘家不在),其中两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受到数十个土匪的轮奸几乎丧命。我刚结婚的衣物等被抢的寸布未留,还把我三婶和老姑带走当什么“花票”(事后以六百大洋才准赎回),真是把我家祸害的倾家荡产了。

此祸事正发生在教清刚从小学毕业考取凤阳中学的时候。那天上午正好考取发榜,同学们在为教清欢天喜地祝贺(我校参考的二十七人只考取了我一人),突然家人赶来报信,顿时犹如五雷轰顶,教清当即由喜转悲愤怒极了!只得赶回家中,当时十分担心因此而上不起学了,可是家人下了决心,认为几辈子没人进过学校门,于是卖田地支持教清上了中学。但也只读了三个月就因日本侵略者进攻南京北上津浦,学校被迫解散了。

第二件是日本侵略者占领南京后向北挺进打到了我们的家乡,我们便随家人跑反。全村的老老少少、男男女女无不恐慌万分,悲惨的景象目不忍睹,生活的艰难、极端的苦楚是不言而喻的。跑反的路线记得是沿着凤阳山向西,避开日军进攻的矛头,直到淮河边黄炭窑为止。家人担心日军追上发现我是个中学生,因此把我上中学的一切证件包括一套童子军衣服匆匆埋在黄炭窑荒地里。之后日军打过淮河,我们的家乡沦为敌后,全村的人只得从百里以外疲惫不堪的回到自己家里。

我们一九三六年十月结婚以后在短短的几年中遇到了大大小小坎坷不少,加之旧家庭旧礼教把东勤折腾得够苦的,尤其是我那老脑筋的母亲旧思想比较多,弄得婆媳关系很不正常,给东勤增添了许多痛苦,于是她看不惯那种受气不顺心的生活,便产生了摆脱这种现状和环境参加革命的思想。


                    三、参加革命斗争

我们俩先后参加革命的主要原因,是被当时国家、民族和家庭所遭受的多重灾难逼出来的。我主要是因为眼见日本鬼子疯狂侵略,杀人放火无恶不做,而家乡的地主恶霸加土匪却趁机欺压祸害劳动人民,在家里实在生活不下去了,从而激起我抗日救国同时解救自己的思想。教清怀着这样朴素的思想感情约会了六个志同道合的同学,毅然走上了寻求抗日救国的道路。我的们先来到当时国民党省政府所在地立煌(即金家寨)参加了抗日救国革命斗争。

一九三八年五月教清约了袁家法、董学平等六名同学一起,由袁家法利用亲戚关系写信给国民党五战区参议胡昔畴,请他帮忙找事。他起初要我们仍回家乡跟凤阳县长戴九峰(国民党左派)打游击,我们不情愿,后来在我们的要求下他又把我们介绍给省动委会周新民(共产党地下党员)同志处。是周新民同志给我们作了抗日救国和参加革命的动员工作,并把我们六人安排成为临时工作团,后改为二十五工作团在当地群众中开展抗日救国宣传活动。不久又把我和杜昌义调到二十四工作团,就这样开始了我们的抗日救亡革命生涯。

我们先来到当时国民党省政府所在地立煌(即金家寨)参加了抗日救国革命斗争。同年八月教清被调前往省动委会张劲夫同志开办的干部补习班学习深造,他被任命为该班区队长。在这段学习期间,是胡晓风(张劲夫同志爱人)和杜占潮二位同志考察并介绍教清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记得入党仪式是秘密进行的,以一段京戏为联络暗号,几位党员带领我们几个新党员齐集于立煌胤的金龙沟某山凹内举行了入党宣誓,当时以两个红色五角星代表共产国际和中国共产党,我们庄重而严肃地向其宣读事先写好的誓词,宣誓完成后便编成党小组,领受了党组织交给我们的第一份光荣任务就分头去展开我党的地下工作。

同年十一月教清受上级党组织委派担任委托第四工作团团长,带领八名团员由立煌前往定远和凤阳县开展工作,十二月前后在定远县城内做了短期的整顿扩充,全团已增至二十人,分别在定西南、永康、朱湾、青洛及吴圩一带开展抗日宣传和建党组织工作。

为了更有利于开展宣传组织工作,一九三九年三月我工作团由定远转移至凤阳所在地黄泥铺。因为那时戴九峰已由定远调凤阳任县长,戴是国民党左派支持我们搞抗日宣传组织工作。此时新四军挺进团政治处主任正在负责组建定远、凤阳两县中心县委并担任县委书记。陈明远同志当时找到教清让他参加中心县委并分工他担任宣传部长,曹臧等同志任组织及总务部长。县委成立不久主要分散活动开展工作,由于当时陈明远同志和我们联系的方式比较公开,引起了国民党县党部的注意,对我们进行秘密监视,斗争环境随之恶化,在黄泥铺一带很难进行工作,六月便转移到殷家涧,八月以后又转移到定西我的家乡西三十里店北凤阳山区,这里靠近新四军四支队十四团比较方便活动。

一九三九年冬、四零年春皖东国民党的反共摩擦不断加剧,国民党企图武装押解我工作团到立煌处置,当接到苏皖省委相关通知后,教清立即果断决定将全团开往新四军四支队十四团参军,至此教清参加革命初期的一段地下党工作经历告一段落。

早在一九三九年冬,教清就接到新四军四支队领导交给我在家乡组织游击队的任务。当时他正患寒病在家,在先办理完工作团参军的任务后,便带病在家乡奔走活动,搞起八十来人长短枪五十多支的队伍,上级命名为定远游击队,由教清担任队长,在当地定西北凤阳山区开展了一个时期的抗日活动。一九四零年三月国民党军队大举进攻时,按党组织要求教清带领定远游击队集体光荣参军,被编入新四军二师四支队十四团八连,他被任命为八连指导员。后调任该团政治处民运股先任干事后任股长,并兼任河、含、巢、合四县的经济队长,带领二十余名干部在四个县范围内办理收香烟、屠宰牛行税(十四团就在这四个县境内活动)等筹款工作,为部队度过暂时的经济困难四处活动(这段所写的回忆录已刊登在安徽省军区党史资料第一期上)。

一九四一年秋教清调任新四军二师六旅政治部总务科长兼旅生产主任,四二年冬调津浦路东新四军二师政治部上干队整风,八个月后调出工作,先任二师政治部总务科长,师直工部民运科长又调任二师六旅供给部政治协理员;一九四六年春自卫战争爆发打了一段淮南撤退的战斗后,教清被调出二师(这时师撤销分编到四、六纵队)到四纵队政治部当了三个月的秘书,后又被调到该纵队六十八师政治部任民联科长,后勤科长。这时正是解放战争最紧张的464748三年,战事频繁,与国民党展开大规模的运动战,先后经过“鲁南会战”、“莱芜战役”、“孟良崮战役”,以及豫东、济南、淮海诸战役。其中淮海战役规模最大,我师共俘获战俘一万六千余人,上级要教清负责押送四千名战俘给二野,他圆满完成了这一紧迫的任务后随即赶上部队参加了渡江作战。教清就解放战争这段亲身经历曾写了“活捉杜聿明”、“长备担架队开仓济贫”和“战壕里的丰衣足食”等回忆文章上报了安徽省军区。


                             

                                            李 教 清 同 志


 一九四九年春,教清同志被任命为二十三军六十八师后勤政委,参加了指挥师后勤渡江作战任务。六月调任该军直工部副部长,后又任民运部部长。十一月调离二十三军到新成立的华东军区干部部任科长,直到一九五五年八月调北京解放军政治学院学习。一九五七年三月毕业后回南京军区干部部工作。后调任南京市兵役局副局长,一九五九年改为南京市人民武装部时任副部长,一九六零年改为南京军分区时任政治部主任。一九六四年五月突然接到上级电话通知,调教清同志到南京军区离休办公室任副主任,并即刻上任工作;不久被任命为南京军区政治部干部部副部长。一九六六年春响应号召主动报名到安庆六安县大别山农村搞社教半年,八月回机关。此时文化大革命已经开始,不久高潮到来,为应付造反派胡闹,政治部成立了接待组,教清同志任组长。为做造反派工作,我们费了许多精力口舌还时常受到他们无理的对待;之后因武新志同志不幸自杀,教清接替他的工作负责分配上级调我军区的各医大学生,不时受到造反派的围攻胡闹,甚至因此病倒住了医院。之后军区首长要求教清和几个同志在南京步校内筹办一个军师团三级干部学习班,我们忙的初具规模时,军区常委又决定不办了,怕学习班离军区机关太近找麻烦。不久军区常委决定在合肥利用安徽省党委停办的旧址,举办中央军委早已批准的南京军区军事科学分院,准备集中三、五百名军师团干部入校学习,指示由教清同志和吴大胜同志任正副筹备办主任。为解决经费问题许世友司令员还亲自指示他和姜志昌同志去北京上级机关,当时一下火车就被总医院的十几个造反派大学生围攻了一天,后来又因合肥的造反派六五兵团驻进学校不让筹建军事科学分院的事等原因,筹备的事被迫停了。

一九六九年毛主席号召在全国举办五七干校,教清同志接受组织上的任务,经过一段筹建工作(我任筹建组长)在合肥大蜀山原安徽省交通学校内,办起军区司政五七干校(也称军政干校),教清同志任常务副校长,段焕竟副参谋长兼校长,为培训军区各级干部做了几年有益的工作。后因个人身体等原因正式离职休养。


                         

                                        杨 东 勤 同 志


东勤同志自一九三六年十月和教清同志结婚后一直在封建落后的家庭里度过四年之久,受尽了辛勤之苦、折腾之罪,早有离家参加革命之意,曾想走过几次未果,那时家乡已沦陷在日本侵略者统治之下,更促使她出走离家之念。1940年当我党领导下的新四军四支队十四团开到家乡炉桥地区活动时,东勤同志在我的影响下毅然决然地主动找到部队参了军。

东勤同志一九四零年九月参军后被分配到新四军二师十四团政工队当队员,同年十月上级为加强新成立的定西服务团决定袁则行、田则农和东勤同志调往该团工作。此后发生了一起突发事件:那是四一年春,当东勤同志请假探家几天期间,不料所在部队遇到日军分八路扫荡津浦路西,一夜之间所在部队遭遇日军偷袭被打散;当东勤假期一到准备回部队却找不到时,定远县政府县长魏文伯的爱人李谨一同志(时任县政府机关指导员)将东勤留下在县里做妇女工作。经过一段时间的地方工作,四一年八月由李谨一、郑芮二位同志介绍东勤同志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一九四一年九月定远县公安局要人做敌占区工作,组织决定调东勤到县公安局,当即被派到淮南铁路沿线做敌伪军工作,收集铁路沿线一带的敌伪情报;这一时期执行的任务经常是即危险又困难的,由于局里仅有东勤一位女同志,故目标格外显眼,敌人曾几次采取手段企图抓到东勤同志,有时的危急情况十分惊险,但由于东勤同志的机智勇敢,敌人的阴谋一直未能得逞。公安工作半年多后,东勤同志调定远县二区任抗联理事长,县女抗理事。一九四四年十二月调淮南西分区党训班学习,以后参加过整风队整风,还参加了土改工作向群众宣传三七减租政策。

自四一年春至四五年二月的近四年时间里,东勤同志因所在部队遇袭而“失踪”,我真不知她是死是活。因当时战事繁忙顾不上想很多,也没机会打听,直到四五年初才得知东勤同志在地方工作的消息。一九四五年二月组织为关心我们夫妇的生活问题,调她回津浦路东新四军二师政治部工作,我们夫妇才得以在战乱失散四年后重逢!我当时任新四军二师政治部总务科长,组织决定东勤同志就在该科任军实会计,后分管小鱼山农场会计工作。一九四六年夏自卫战争爆发,她随军在新四军二师后方留守处,组织分配她任经费会计,帮助莫浪同志工作。渡江战役后教清同志调任二十三军政治部民运部长,组织决定东勤同志任该部民运干事;一九五0年底随教清同志调华东军区干部部,东勤被安排在该部管理科任管理员数年。

一九五五年华东军区干部部领导按当时有关规定,动员东勤同志复员地方,使她思想上受到极大震动。东勤同志虽积极要求转业地方但末成,于是就响应组织安排复员地方了。一九五八年大跃进大炼钢铁,东勤同志积极要求工作想尽一份义务,当地政府先后将她分配到南京市白下区中华测绘仪器厂及玄武区的军属制纸厂、光明锉刀厂任厂长(书记),她又很认真负责地工作了五年之久。一九六二年因体弱多病、孩子又多,教清同志一人实难照料,于是东勤同志无奈之下提出申请,经南京市玄武区组织部正式批准病退休息。


                  

         图为1990年夏,李教清、杨东勤夫妇与四子李捍东、孙子李晓在北京亚运村合影。

 
                                                 四、离职休息

我们夫妇先后休息下来,先是在巢湖干休所生活了十几年,1984年才搬回南京住进军区政治部干休所。教清同志这些年实际上也没闲着,经常想着应为党做些力所能及的工作。他在干休所党组织担任小组长或支部书记工作多年,努力为老同志们服务,同时还专门撰写了十多篇革命经历的回忆文章,分别刊登在安徽省军区党史资料及安徽定远、凤阳两县党史资料刊物上;他还受邀到机关学校等地作革命传统报告,如受邀到巢湖军分区、空军疗养院以及地方大、中学校、工厂企业等单位作报告,连续好几年不间断;对此各方面反映很好,教清同志因此多次被安徽省军区评为先进个人和优秀党员。

干休所居住地的环境不错,楼前能养花楼后可种菜,使我们休息生活舒适也很有规律。我们老同志们常说:“上午干事,下午钓鱼,晚上电视,快乐如意。”说起钓鱼我还有四点小体会:1、寄托精神,2、消磨时间,3、锻炼身体,4、小有收获。房前屋后的几分小地,多年来使我们能够保持劳动的习惯和享受劳动的快乐,即锻炼了身体,收益也确实不少;劳动所得的蔬菜瓜果之类除自家用一些,还经常送给邻居分享。只是每当静下来的时侯,我们常常会回想起往事,回想那激情燃烧的战斗岁月和那些曾经患难与共的战友们,尤其当我们回首这五十年金婚之路上的风风雨雨、坎坎坷坷、相携相知和不离不弃的往事时,不免思绪起伏、心潮难平。

 岁月如梭,时光荏苒,不知不觉中我们携手跟着伟大的中国共产党走过了半个世纪。回首往事,我们无怨无悔!


 李教清  杨东勤 于19871110 为纪念结婚五十周年而作 

网友评论:

发布评论:

评论最多输入2000个html字符 您还能输入0个html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