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苏阳:沿着父母的足迹寻访

                   


                    刘苏阳:沿着父母的足迹寻访

                                       2017-04-30      二师分会   刘苏阳  


      我的父亲刘海燕(1917-2005)今年诞辰一百周年。1917农历228父亲出生在山东省郓城县苏庄一个农民家里,他7岁时读私塾,15岁考进省立中学。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学校迁至河南,父亲在许昌参加了河南大学抗敌服务团,做宣传动员群众工作。在此期间,父亲对共产党有了进一步认识,并产生入党的念头。19382月,父亲与其他10人被秘密送往八路军在河南竹沟教导队。在艰险的政治环境和艰苦的生活条件磨练下,父亲的思想觉悟有了很大提高,表现积极,担任了教导大队分队长。4月,组织派张允一(女)和刘子厚同志一起,介绍父亲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7月转正。

     19387月,在要求到敌后打游击的请求被批准后,父亲随战地服务团从河南竹沟到达安徽舒城,找到在这一带坚持抗战的新四军四支队,从此开始了近20年的在新四军战斗和工作经历。关于这一段历史,有两段公开资料可以佐证:

一是,在江苏盱眙黄花塘新四军军部纪念馆《关于第四支队战地服务团》展板上写到:“19383月,新四军第四支队在湖北黄安(现名红安)县七里坪成立了战地服务团,团长刘明凡(后程启文),副团长汪道涵,指导员刘海雁(燕),成员约40余人。战地服务团成立后,一面组织一支百余人的游击武装,组建工、农、青、妇、商抗敌协会和儿童团,一面充分发挥文艺宣传的优势,开展文艺演出活动。”二是,在《张云逸传》第137页“第十章 发展皖东敌后游击战争”中写到“张云逸回到舒城后,即着手组建江北游击纵队。当时,第四支队和皖中、皖西中共组织发展的地方武装,除有一部分已编入第七、第九团外,还有游击纵队、第二游击纵队和淮南抗日游击纵队等部。游击纵队是19388月后组建起来的,活动于舒城、霍山一带,司令员林英坚,政治委员刘海燕。第二游击纵队也是19388月后组建起来的,活动于无为一带,司令员龚同武,政治委员曹云露。淮南抗日游击纵队是19391月成立的,正在舒城程河道地区进行整训,司令员梁从学,政治委员汪少川。”。 


父亲遗留下来的抗战时期惟一照片,是他19417月参加新四军淮南路东联防司令部政工会议时的一张合影,当时他任司令部独立四团宣教组织部长。联防司令部政工会议是在路东根据地建立以后,积极开展党政军工作过程中的一次重要会议。张云逸副军长等领导的到会说明对这次会议的重视。(前排正中是张云逸左一是我父亲)


1945年父亲在新四军六旅政治部时与母亲梅平结婚。1946年下半年在新四军淮南军区路西军分区滁(州)全(椒)支队,派赴已被国民党军占领的敌后打游击,19471月回到淮南工委。解放战争时期,父亲先后在山东滨海地区华中干校、安东省公安处、山东中共华东局驻胶东办事处工作。19491月,离开部队,进入刚解放不久的济南铁路局。新中国成立后,父母一直在铁路系统工作直到1984年离休。离休后,父亲在老干部局离退休干部活动站担任支部书记,多次被评为先进党员,曾受到时任党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同志的集体接见。200535在北京世纪坛医院病逝,享年89岁。

父亲从抗战时期加入中国共产党,就把自己的命运与中国革命与建设紧紧联系在一起。他政治立场坚定,遵守党的纪律,勤勤恳恳,踏踏实实工作。他没有惊心动魄的传奇经历,也没有赫赫战功的文字记载。他只是中国共产党千百万党员中的一份子,是无数党培养的领导干部中的一员,是中华民族危难时刻勇于担当,浴血奋战的新四军队伍中的一名战士。他一生爱学习、肯思考、助人为乐、平易近人,体贴和关心下属同志。父亲逝后,一些曾经得到过他帮助的同志、甚至他们的子女一直念念不忘,让我们感受到父亲人格的魅力。

沧海桑田,在父亲百年忌辰的时候,我有机会沿着他当年的足迹,再次到新四军淮南根据地进行寻访,心中十分激动。我又一次感受到父母和他们的战友在艰苦卓绝环境中所表现出来的坚定意志和革命信念,为广大新四军指战员战胜日本侵略者和国民党顽固派所付出的巨大牺牲精神所震撼。不忘初心,继往开来。在父母曾经浴血战斗和工作的地方,在我出生的根据地老区,抚今追昔、触景生情、感慨万千。虽然我已年近花甲,但会努力把子孙培养成对国家、对社会有用的人,让革命的基因薪火相传代代不息。我相信这也正是父母生前对我们的期忘。

(刘苏阳 2017年4月28

 

网友评论:

发布评论:

评论最多输入2000个html字符 您还能输入0个html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