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海宏、余浩源:追忆我们的祖父余一成

                


余海宏、余浩源:追忆我们的祖父余一成

                                 

                                   2017-04-27    二师分会     余海宏 余浩源

          中华魂网

余海宏在奔赴白鹭岛的大巴车上,向大家分享如下难忘感人的往事。

 

我们兄妹俩非常荣幸参加了新四军研究会二师分会战地寻访团,今天来到了安徽来安县,游览了波光粼粼的恋子湖,清幽雅静的白鹭岛,我们被这里的湖光美景深深吸引,据父亲讲这里曾经是余家的庄园,原来名叫小郢王,也是父亲和祖父的故乡。

 

余海宏、余浩源兄妹俩来到祖父故乡来安县,思绪万千,于是写下了如下感想。

 

我祖父余一成出生于来安县的一个封建中小地主家庭,自小读私塾,习诗词,能写一手流畅娴熟的书法。

我们的祖父余一成遗像

  

      年少时期,祖父有时跟随曾祖父到佃户家查看租子,估算收成,他常常看不惯曾祖父对待农民的刻薄态度,为此父子之间不乏争执。父子俩的认识不同,志向自然不同,这为祖父后来追随共产党,投身革命埋下了早期的种子,也是他背叛地主阶级的根本原因。      

  一九二八年至一九三三年,祖父余一成前往北平,进入辅仁大学附中读高中,接受现代化教育。在这里他大开眼界,结交了很多思想进步的同学,接受了先进思想的启蒙教育。大家经常在一起聚会,学习新文化和马列主义新思想,多次聆听鲁迅先生的演讲,并参加抗日反封建活动。因祖母的担心和阻挠,当时未能参加革命。

一九三六年初,祖父回到故乡。两年后,南京沦陷,三十多万同胞惨遭杀害,滔天罪行,令人发指。一九三七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来安县城也沦陷了,祖父家位于来安城小西门的四合院草房也被日军烧为灰烬。当地土匪也趁火打劫,搜刮民脂民膏。老百姓四处跑反,惶惶不可终日。祖孙三代无家可归,只好搬到乡下的复兴集重新安家,从此离开了县城。

 

余海宏在陈列馆发现祖父余一成的入党介绍人周启瑞同志的画像

左:夏云廷(现名夏云飞)右:余一成。


一九三九年春,家里先后来了几次新四军的侦查员,每次都受到祖父的热情接待。时任新四军五支队司令员的罗炳辉同志主动结交祖父,经常与他促膝谈心。在与罗司令的友好交往和动员下,经周启瑞同志的介绍,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他捐献了家中的九支枪,又通过各种私人关系,搞来了七、八十支枪,大大加强了来安复兴区一带的抗日武装力量,直接被编入新四军四支队八团。一九三九年十一月,夏云廷(现名夏云飞)和祖父余一成分别被任命为来安第二游击队大队正、副大队长。同年年底第二游击队被改编为新四军四支队八团二营,夏云飞和祖父改任为正、副营长。对祖父主动投身革命的举动,八团还召开了一次热烈的欢迎会。不断壮大的八团后来整编为新四军五支队,罗炳辉同志任支队司令员。

      曾祖父去世后,祖父将他遗留下来的约三、四十石种的土地全部捐献给了党组织,这样我们家就彻底成了真正的无产者。

      一九四三年刚过完春节,祖父母就将我父亲和我们的老舅爷(祖母最小的弟弟)同时送到了淮南半塔干部子弟学校学习。在此之前,我们的二舅爷(祖母的二弟)思想上因受祖父的影响,也加入了新四军。

     一九四零年三月,祖父调到了新建的民主政权来安县政府任城区区长,并兼负来安县的禁烟工作,后又到复兴区当区长。一九四零年十一月到一九四二年,祖父接任津浦路东联防办事处的禁烟局长。一九四三年九月,被调到直属行署的淮南益群化工厂任厂长。一九四五年,祖父又被调任淮南路东专员公署工程科任科长,在任上迎来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

     回顾祖父的一生,虽然他出生于小康的富裕家庭,但他从小就正直善良,对广大的贫苦农民始终怀有一颗同情悲悯之心。特别是通过北平求学,从思想上更加深入地了解了革命的意义,促使他进一步地探寻革命真理。南京大屠杀后,国破家亡,百姓生灵涂炭,更是深深地刺痛了祖父的内心,他的思想犹如干柴烈火般地被抗日革命的这颗火种所点燃,义无反顾地投入到抗日救亡的革命运动中去,表现出一个革命者应有的骨气和担当以及崇高的爱国品质,心甘情愿地由一个有产者蜕变为一位彻底的无产者,这是怎样的一种革命精神!即使在文化大革命时期,祖父宁可被整、关牛棚,也不愿昧着良心说话和办事,始终保持了一名共产党员的优秀品质和鲜红本色!他老人家虽然没有给我们后代留下什么财产,但他们那一代人刚正不阿的优良品质、坚毅不拔的革命意志和廉洁奉公的高尚精神令我们后人终生难忘,铭记在心!激励我们不忘初心,继续前行!

 余一成同志摄于一九五五年四月三十日于北京

 

    

 

网友评论:

发布评论:

评论最多输入2000个html字符 您还能输入0个html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