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四军中的长征红军知多少

     

        新四军中的长征红军知多少

                          

                              原创 2017-05-13    大龙  重走长征路

 

重走长征路

     1934年,红军踏上北上抗日征程,开始长征。 2014年是红军长征出发80周年。为了缅怀先辈们艰苦卓绝的历程,弘扬一往无前的长征精神,一群红军后代发起“重走长征路的正能量活动,特此创建此账号,把红军的英勇精神和胜利气概传播给更多人。

    我重走长征路,知道长征胜利后的四支红军队伍(中央红军/红一方面军、红二方面军、红四方面军和红二十五军)都改编为八路军了(第一一五、一二〇、一二九师)。今年我又再次寻访新四军军部十年历程,印象深刻的,是新四军组建由坚持南方三年游击战争的红军和游击队为主的,后来加入了大量的爱国人士、进步青年、地下党工作者、爱国华侨和鄂、赣、皖、苏、鲁等地的广大群众、抗日力量。所以在我的认识中,新四军与八路军同是共产党领导下的抗日队伍,但不同的是,似乎新四军和长征红军之间缺少联系。

直到我看到一份档案,才树起了我对新四军与长征红军血脉联系的新认识。这份档案,就是《调四军军事政治工作人员花名册》(19371221),档案卷宗号“抗1066号”。它静静地放置在南昌新四军陈列馆中的陈列柜里。

                   展示的《调四军军事政治工作人员花名册》

我在部队从事了10多年单位军史的编写,对档案类文档具有高度的敏感!一眼就盯住了这个档案通行的卷宗标记!其下档案名称是红墨水笔写的《调四軍軍事政治工作人員花名册》。

这份档案名称中的“四軍”,显然指的就是“新四军”,这是中共方面在新四军初创时期的称谓。新四军的全称是“中国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她的诞生,缘于在抗日战争形势严峻的情况下,中国共产党为了团结抗战,向国民党提出统一整编南方各地区的红军和游击队,开赴华中敌后抗战的建议,后经国共两党谈判达成协议而组建。19371012,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宣布将南方八省边界地区(湘、赣、闽、粤、浙、鄂、豫、皖,不包括海南岛)的中国工农红军游击队和红军第二十八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任命叶挺为军长,项英任副军长(实为政治委员),张云逸为参谋长,周子昆为副参谋长,袁国平为政治部主任,邓子恢为政治部副主任。这些任命也是中共方面认可的。同时中共中央决定成立中央军委新四军分会,以项英为书记,陈毅为副书记。新四军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

在这份档案的封面上,周子昆于19371222(拟定花名册的第二天)批注:“早已送呈毛主席处”。“早”,即早晨,表明这份花名册拟定后不到24小时即已呈报毛主席。

看着这份花名册,忽然,我想起父亲生前曾经写到,他于1937年就从延安到陈毅首长身边担任特务员了,随后任叶挺军长特务员(特务员,类似我们常说的警卫员,好像特务员担负的任务要比警卫员多一些,谓之“特别任务”)。我父亲会不会在这份花名册里呢?

以前,我的脑子里偶尔会出现一个疑问——我父亲田长华、母亲郑铁鹰,一个来自长征的红四方面军,一个来自南方红军中的闽南红军,他们怎么一起走到新四军中来的?但对这个疑问我从来没有再多想。闽南红军编入了新四军第二支队,所以我母亲走进新四军顺理成章,而我父亲长征到延安后,先后任职于中央保卫局局长特务员、张国焘警卫班、陕北公学教务处长肖劲光特务员,如果他在这份花名册中,那他任陈毅的特务员、走进新四军也就顺理成章了!

但是,我看到陈列柜中的这份花名册时,只能看到封面,无奈下悻悻而去。幸好,我姐夫的表妹丽娜夫妇长居南昌,人脉广泛,只能委托他们了,设法查看这份花名册中,是否有“田长华”在册。

等待结果的时间差不多一个月,我的感觉老长老长的!终于等来了消息:花名册里的名字中,确有父亲的名字“田长華”(田长华的“華”字为繁体字,田长华的“长”字却没有写为繁体字)!这令我兴奋不已!为什么?一是证明父亲是由延安南下创建新四军军部的第一批人;二是证实了父亲自己的回忆;三是我们子女找到了父亲自己都不知道的极重要档案。

几年来,我一直在琢磨这份花名册的内容,今年是新四军组建80周年的日子,我突发一个念头——这份花名册是延安派到新四军的人员,大部份是长征红军,那么除此以外,新四军中的长征红军还有多少呢?

这份花名册内容为手写繁体字,计1页封面、8页表格。在这份花名册里,一共90人。表格分为3个栏目,分别是“职务”“姓名”“附注”。除了姓名一栏里写明“司号员”但没有姓名,共列出了89人的姓名。

在花名册排列第一的周子昆,长征时曾任红一方面军第五军团参谋长,在193712月组建新四军时拟任军参谋长、实际任军副参谋长(军参谋长由德高望重的长征红军张云逸担任);位列花名册中第二名的赖传珠,长征时历任红一方面军第一军团第一师政治委员、第二师第五团政治委员、第一军团组织部副部长、红一方面军司令部第六科科长等职,组建新四军军部时任司令部参谋处处长。花名册中知名度高的长征红军还有张铚秀(长征时曾任红二方面军第十六师营长)、胡立教(长征时曾任中革军委第二局副局长)等。

除了这份90人的花名册以外,调入新四军的长征红军远不止这些人。未在这份花名册里的长征红军还有一些,其中军事职务最高的是张云逸,他踏上长征路前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简称“中革军委”)副总参谋长,长征时任红八军团参谋长、中革军委副参谋长兼作战局局长,新四军组建后,他先后任新四军参谋长兼第三支队司令员、新四军江北指挥部指挥、新四军副军长兼第二师师长、新四军代军长。

未在花名册里的长征红军中,党内职务最高的是刘少奇,长征前他已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了,长征时先后任红八军团和红五军团中共中央代表,他在新四军中的最高职务是新四军政治委员,并且是中共华中局书记。

先后调入(编入)新四军的长征红军,有名的人物还有:罗炳辉在长征时任红一方面军第九军团军团长,他已经任八路军副参谋长后调到新四军,先后任新四军第一支队司令员、江北指挥部副指挥兼第五支队司令员、第二师师长、第二副军长;徐海东在长征时历任红二十五军副军长、军长,他在新四军中任新四军江北指挥部副指挥兼第四支队司令员;李先念在长征时任红四方面军第三十军政治委员,他在新四军中先后任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司令员、新四军第五师师长兼政治委员;袁国平在长征中先后担任红三军团政治部主任、红一方面军政治部代主任等职,他在新四军中任新四军政治部主任;廖汉生在长征时任红二军团第六师政治委员,他在新四军中任第五师第三军分区政治委员;贺炳炎在长征中任红二军团第五师师长,他在新四军中曾任新四军第五师第三军分区司令员;余立金在长征时最高职务为红二方面军第六军团第十八师政治委员,他在新四军中先后任新四军政治部组织部副部长、新四军第二师政治部副主任;彭雪枫在长征时任红三军团十三团团长,他在新四军中先后任新四军第六支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新四军第四师师长兼政治委员;张爱萍在长征时历任红三军团第四师政治部主任、团政治委员,他在新四军中曾任新四军第四师师长兼淮北军区司令员;张震在长征时任红三军团第四师第十团作战参谋、第三营营长,他在新四军中曾任新四军第四师参谋长兼淮北军区参谋长。在新四军中的这些长征红军有名人物一时数不完,四支红军长征队伍里的精英,都有出现在新四军行列中的。

未在花名册里的长征红军中,还有女红军,其中邱一涵任新四军后方政治部组织科科长、抗日军政大学第四分校政治部主任,李坚贞从事党政工作,先后任中共苏南区党委党校主任、中共溧水县委书记、中共中央华中局民运部副部长、中共中央华东局妇女部部长等职。

皖南事变后,尽管新四军遭受了很大的损失,被国民党方面污为“叛军”,但自此不再受国民政府的制约,放手发展,八路军支援新四军,有了成建制的加入新四军的长征红军的老部队,这就是19378月在陕西省三原县桥底镇地区,由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五军团改编的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第一一五师第三四四旅,徐海东首任旅长,黄克诚任政治委员,全旅共5000余人,辖第六八七、第六八八团,当年12月又组建了第六八九团。红十五军团中有长征到达陕北的红二十五军。红二十五军与陕北红军会师时的人数达3400余人,军长徐海东。19402月,三四四旅编入新组建的八路军第二纵队,随后南下。19406月,南下的八路军第二纵队与新四军第六支队主力合编为一个纵队;7月,该纵队改称八路军第四纵队,1941年初(皖南事变后)改编为新四军第四师,彭雪枫任师长兼政治委员;19408月,以八路军第四纵队第二旅和新四军第六支队第四总队为基础,组建八路军第五纵队;19412月,八路军第五纵队改编为新四军第三师,黄克诚任师长兼政治委员。回溯这段历史,可以清楚地看出,新四军第三、第四师延续了红二十五军的血脉,我们在新四军的行列里,不仅能够看到原红二十五军军长徐海东的身影,还能看到韩先楚(任新四军新三旅旅长兼冀鲁豫军区第三军分区司令员)、张震东(新四军第一师第三旅参谋长、苏中军区第四军分区司令员)等红二十五军诸战将的身影。

还有,八路军一一五师教导第五旅在旅长梁兴初(长征时他曾任红一军团第二师二团团长)率领下南下,被改编为新四军独立旅。(但该旅的成分主要不是长征红军部队。)

综上所述,基本可以认为,长征红军调入新四军的干部、技术人员至少百人以上,而编入新四军的长征红军部队至少3000余人。

我在寻访新四军军部十年历程时,意外看到了这份《调四军军事政治工作人员花名册》,由此追溯,得知了新四军部队不仅以坚持南方三年游击战争的红军与游击队为主,而且组建时从延安调入了上百名长征红军军事政治干部及技术人员,随后,还有成建制的长征红军部队加入,因此,新四军不仅与南方红军与游击队血脉相连,也与长征红军血脉相连,延续了人民军队的战斗力和光荣传统。

 

网友评论:

发布评论:

评论最多输入2000个html字符 您还能输入0个html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