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行 撰文:沈小英

  .

.                 

.

                                             

故乡行

 

作者/沈小英


夜访乌镇


 我的故乡在江南水乡腹地。因为很小就跟随父母来到北京,家乡已无亲人,所以一直就没有很好地探访过那里。儿时总能听到父母谈及家乡的人情事故,尤其是当年他们都是从这片土地走出去投奔革命的,这就更加深了我对那片土地的好奇与渴望。2017年深秋我终于踏上这片令我魂牵梦绕的土地。


  

             

来到乌镇已经是傍晚,门口等候时分,我翘望着灰白色的马头墙,激动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挤过拥堵的人群,脚踏青石板的小路,“小桥、流水、人家”般诗情画意的古镇便展现在我的眼帘。在蜿蜒的路旁宏源泰染房的蓝印花布高高挂起,在夕阳余晖中飞舞着,迎接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站在古桥上,听到桥下汩汩的流水,波光粼粼中乌篷船从远方慢慢游荡而来,乌云遮日,在月光的朦胧中街上的彩灯冉冉亮起,黛瓦、小桥、青石板顿时五光十色,街头巷尾一步一景,古桥古寺散落其间,美不胜收┄┄┄这时候有种错觉,感觉水乡这一切温婉和美丽就像是专等我的到来。



                                      


                      

当地政府为了把乌镇打造成国际旅游胜地,所有的房屋都已修葺一番,披红戴绿地迎接八方来客。到处是商铺和风味独特的美食佳肴,熙来攘往的再没有昔日的宁静。但众多的房屋依然按照原来的格局修旧如旧。乌镇不像西塘古镇那样长街、长廊、长巷,整齐规律,而是九曲八弯一步一景。有古朴的民家小院,也有很气派的官家庭院。

     比如黑暗中我们懵懂地来到了一所光鲜亮丽的豪庭。门匾上灯光照射着“梁昭明太子与沈尚书读书处”。据说这是南朝昭明太子萧统梁天监二年(503年)随老师沈约来到乌镇曾在此设图书馆。沈约是南朝齐、梁文坛的领袖,精通音律,开创诗文音律之先河,为韵律的创作开辟了新境界。明朝万历年间乌镇里人沈士茂于石坊上方题写六朝遗胜匾额。萧统自幼好学,他所著《昭明文选》是中国古代第一部文学选集,是先秦至梁以前各种文体的代表作。书院坐北朝南,半回廊二屋硬山式古建筑群。主楼为图书馆。中为校文台,为著述编校之处,内中摆设文案。我们走进去盘腿坐在其中,像个听话的读书郎身先体验了一番。前方庭院中有四眼古池,四周古木参天。浓荫匝地。因为天色已晚不好看个究竟,但院里清新的空气伴随着满满的书卷气别有一番幽静。

    离书院不远的观前街便是一代文豪茅盾的故居,他曾是我们作协的主席。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没有前去,着实遗憾。

    茅盾原名沈德鸿,字雁冰,十九世纪末诞生在乌镇,并在此度过十三个春秋。少年茅盾并没有埋首故纸堆。记得他在湖州中学时,钱念劬先生是他的老师。老师曾任过外交官,通晓世界大事。有一次布置作文没有出题目,让同学们自由发挥。茅盾借鉴庄子《逍遥游》中的寓意写了一篇五六百字的文章《志在鸿鹄》,文中写一只大鸟展翅高飞,在空中翱翔,潮笑下面仰着脸看无可奈何的猎人。他借对大鸟的描写表现出少年壮志。题目又与自己的名字“德鸿”暗合。先生看出这位学生的少年豪情,将来必有出息,便写了批语:“是将来能为文者┄┄”果然以后茅盾写出《春蚕》《子夜》等诸多名著,成为从水乡走出来的政治家、文学家。



               

提起茅盾,我不由得想起自己的父母,他们何尝不也是从水乡走出来参加革命的?我母亲的家乡就在离乌镇几十里远的南湖岸边。而我父亲的家乡则在苏州水乡。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他们为了追求光明与进步离开自己的家乡来到十里洋场的大上海。我母亲在上海有英小学当教员,而我父亲考上上海震旦大学,后因革命浪潮的冲击从事上海左翼文化工作,当时他就租住在我母亲的学校里。许多左翼青年经常在我父亲那里聚会,我母亲被这些风华正茂、意气方刚的青年所感染,她与我父亲从相认、相知到相爱。就在即将确定终生大事的时候,日寇的铁蹄践踏到祖国的大地,抗日战争爆发,上海沦陷了。他俩被迫回到苏州老家,匆匆办完简朴的婚礼,便双双参加战地服务团,投身到抗日战争激流中。



                

我的父母


  1938年台儿庄战役大捷,母亲在前线作救护工作。当时几十万大军集结在徐州沿线,为了消灭国军主力,5月日寇从津浦铁路大包围。敌机狂轰滥炸,国民党十万大军向西南突围,这就是有名的“徐州突围”。当时徐州属第五战区,我父亲随部队向西南日夜兼程,6月到达汉口。与此同时与范长江相识,加入“中国青年记者学会”。我父亲被聘为“全民通讯社”特约记者。不久参加新四军,被派往安徽津浦路东创办《前锋报》(新四军五支队机关报),并任主编。原本我母亲想同父亲同行,可当时她已身孕七个月,不好拖累队伍,只好乔装成村民来到徐州附近的雎宁乡下,生下我大哥后,忍痛把孩子寄养在老乡家,便只身回到抗日队伍,我母亲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在1939年冬找到我父亲,从此开始他们挚爱的新闻事业┄┄ 




此时,乌镇枕上人家的灯光渐渐熄灭,游人也逐渐散去,只有滔滔的河水一如既往地流淌着,“哗啦啦”不知诉说着什么。我不禁问道,你可知道当时有多少像我父母一样的热血青年为了民族的解放事业抛离美丽的家乡奔入革命的洪流?那曾经战火纷飞的岁月是多么的艰辛与苦难。你又可曾知道,这里今天的美丽是他们用青春与热血交换而来?

这时夜色更深了,可我思绪万千┄┄我们该离开这片土地了,暂短的两个小时的走马观花给我们留下不知多少的遗憾,我一定还会再来。快到门口的时候,在曲径中我们朦胧地看见一座现代化的网状建筑物。导游说那就是2014年建成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会址,同年秋季被确定为永久会址。每年世界的IT精英汇集于此,交流协作,再过几天这里又将迎来新一年的盛会。浙江也是马云的故乡,也许这也包涵了他的提议。乌镇周边也建起了许多星级酒店,随着改革和电子新时代的到来,这里已经成为世界新型的旅游集地,现代与古朴的融合使得乌镇更加别具一格。 




绍兴沈园里的故事 

     绍兴城内春波弄有一座著名的宋代园林。占地五十多亩,据说是南宋时期一位姓沈富商的私家花园,故名沈园。它是流传至今唯一的一所宋代园林。

    沈园之所以闻名,是因为一曲爱情悲剧引起的。陆游和表妹唐婉从小相爱,但这段短暂的爱情终因封建礼教的束缚而不欢终结。在园中离孤鹤亭不远的园壁上镌刻着一首《钗头凤》,这里记述并见证了陆游大诗人与其表妹唐婉凄婉的爱情故事。